中国文明网主站 联盟文明网站   网站邮箱
首页 -> 聚焦 -> 聚焦江门

我市何佩云入选2018年12月“中国好人榜”

时间:2019-01-11 文章来源:江门文明网 责任编辑:傅雅蓉
  

  我市何佩云入选2018年12月“中国好人榜”

  何佩云,女,1954年生,江门皮鞋厂退休工人。她是一位从未上过一天学、身患肢体四级残疾的人。44年倾心照顾智障小姑,用她并不高大的身躯,为家人撑起一片晴天。她的大爱,感动了街坊邻居。

  都说“长嫂如母”,这话用在何佩云身上非常贴切。由于丈夫是家中长子,在公公和婆婆相继去世后,照顾少玲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何佩云身上。 44年如一日,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不离不弃?什么叫坚强不屈?什么叫大爱无私?”她用柔弱的臂膀呵护着小姑,用爱的无穷力量在凄风苦雨中托起小姑心中温暖的太阳。她的行为感动了身边的每一个人,不但为社区树立起了孝老爱亲的好榜样,更是书写了一首感人的大爱之歌。

  爱得执着柔肩担起窘困的家

  今年64岁的何佩云,是一位从未上过一天学、身患肢体四级残疾的残疾人。她的智障小姑黄少玲今年54岁,是具有唐氏综合症的智障人士,智力仅相当于5岁儿童。

  何佩云与丈夫黄志光恋爱拍拖的那段时间,黄家并不好过——黄爸爸因为工伤瘫倒在床上;黄妈妈患肺结核中晚期,成了家里的药罐子,动不动就咳血;二妹刚参加工作不久,三弟还在上学,小妹黄少玲当时年仅10岁,不怎么会说话,平时只能嗯嗯啊啊吐几个不成句的字,吃饭洗脸洗澡穿衣上厕所都需要别人帮助。然而,何佩云竟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反对,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照顾黄家老小的责任。

  大家都说何佩云是“傻子”,要知道当年她才刚满20岁,正是花季少女,却因为当时黄家遭遇困境,挣钱养家的重担全部落到了男朋友黄志光的身上,看到男朋友每天累得不成样子,何佩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安慰男朋友说:“别担心,还有我呢!”就这样,他们不得不仓促地将婚期提前。何佩云依然记得,20岁那年她结婚了,没有婚礼,没有摆酒,两人扯了张证就算完婚了,婚房是在仓后新华路一套不足30平米的公租房,而且还是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当时他们就连买婚床的200块钱也是借来的。

  1980年和1986年,公公和婆婆相继去世,丈夫是家中长子,照顾少玲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何佩云一家的身上。当时何佩云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在江门一家皮鞋厂当冲床工,一天到晚要站十几个小时。白天,何佩云累得喘不过气来,晚上,好不容易安顿好女儿和小姑之后,何佩云还要拖着疲倦的身子干私活——为了每天多赚几块钱,她从厂里领些纳鞋底的私活回家做,经常熬到凌晨一两点才能睡。

  长嫂如母悉心照顾智障小姑

  家公家婆去世后,何佩云从不足30平方米的公租房搬到了白沙街聚龙横巷里的一套四十多平米的房子,小姑黄少玲也一起搬了过来。这虽然是丈夫所在的农药厂为职工配备的单位房,但也需要自付两三万元,在用东拼西借来的两三千元付首期款后,剩下的两万多元按月在丈夫的工资里扣除。

  当时一些好心人曾悄悄劝告她,将少玲送到福利院去,免得让她全家人遭罪,但何佩云拒绝了。从此,何佩云和丈夫两人全心全意照顾少玲吃喝拉撒,没想到这一照顾就是44年。在那些没日没夜的日子里,何佩云又当嫂又当妈,一直悉心地照顾着少玲,她一有时间就教少玲做些简单的穿衣吃饭洗澡之类的事,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喝水动作要教个把月才能学会。少玲经过她手把手的耐心调教,已能实现简单的生活自理了,比如吃饭喝水上厕所,但是洗澡还是要她帮忙。看着少玲一点点的进步,何佩云往往会激动地搂住少玲开心地傻笑。

  为了坚守这份爱,何佩云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当时家住在新华路公租房时,少玲喜欢到处乱跑,喜欢到人多的地方玩,有一次,她走丢了。何佩云下班回来后发现小姑不见了,叫上丈夫和女儿顶着寒风出去找,还是找不到,无奈之下只得发动亲戚朋友一起找,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最后是新华派出所的民警将少玲送了回来。原来,是有好心人将少玲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民警问少玲住哪里,问了大半天,少玲只吐出“新华路”三个字,民警打电话到辖区派出所询问,才顺藤摸瓜找到了何佩云家。看到少玲被安全送回家,何佩云顿时泪如雨下,握着民警们的手,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为了不让少玲走失,何佩云在少玲每天穿的衣服口袋里放上写着家庭地址和联系电话的小纸条。每次少玲出门,何佩云都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记得回家,不要跟人乱跑,少玲每次都答应,可是每次都记不住。少玲智力发育不全,容易忘事,经常不记得身边的人和事,可奇怪的是,她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嫂子,少玲从一开始就爱称何佩云为“云姐”,几十年都没变过。也许,在她的潜意识里,一直都把何佩云当成亲姐姐来看待吧。

  罹患重病的夫妻笑对生活

  然而,不幸再次降临了。有段时间,何佩云总感觉腰酸背痛,下肢酸胀,臀部和腹股沟等处也会隐隐作痛,经诊断,是股骨头坏死。拿着诊断书,何佩云感觉天塌下来了。因为丈夫就在前些日子被诊断为老年性耳聋。

  为了省钱,何佩云决定到经济实惠的骨科医院进行手术,因为术后效果不理想,在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及20174月她接受了多次髋关节置换手术。

  尽管自己还经受着病痛的折磨,何佩云却始终不曾放弃对少玲的关心,在她住院期间,还一直念叨着少玲的事,“谁帮她洗澡?谁帮她穿衣?……”在她的意识里,少玲早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了。何佩云出院后,偶尔坐在沙发上打盹,少玲也会拿起被子悄悄地盖在她身上。

  让全家人高兴的是,经过将近一年的治疗和康复,何佩云的腿得到了较大的恢复,目前正在接受北区卫生院的居家康复治疗。去年她曾向蓬江区残联申请了家庭病床,自去年7月起,北区卫生院的医生每周两次上门为她送药,并进行推拿和针灸治疗。如今,何佩云的身体状况得到了较大改善。

  在残联和民政部门的帮助之下,少玲除了能享受低保和医疗保险外,还能享受护理补贴和困难补助。“现在残疾人政策越来越好了,少玲有了低保金和两项补贴,残联还专门派人帮我安装了无障碍扶手,有了政府的帮助,相信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何佩云笑着说。

回到顶部
  1. 中国江门网
  2. 中国江门政务之窗
  3. 江门义工网
  4. 江门青少网
  5. 广东文明网
  6. 东莞文明网
  7. 珠海文明网
  8. 惠州文明网
  9. 中山文明网
  10. 深圳文明网
  11. 广州文明网
  12. 肇庆文明网
  13. 韶关文明网
Copyright ©2003-2011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中国江门网承办,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江门文明网版权所有